鲜演与辽代华严学的阐释,能够以华严经所言的法界缘起

辽代时期,华严教学在辽代时期的北方佛教界仍然保持相当的思想影响。自晋水净源之后,宋代华严阐释转向关注《华严五教章》的阐释性,通过确立华严祖统世系,而达到与当时更为强盛的天台教学齐头并进。辽代北方佛教界的华严阐释更具开放性,江南华严教特别强调华严教义的内在一致,反倒局限了宋代华严的社会影响力。

华严宗祖庭华严寺,位于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韦曲镇东畔少陵原半坡,东与兴教寺、西与牛头禅寺和杜(甫)公祠毗毗相邻;背靠少陵、面朝樊川;远望巍峨终南是千峰翠叠、白云缭绕;近望锦绣平川是宽广富饶、风光如画。诗仙李白称赞道:“南登杜陵上,北望五陵间。秋水明落日,流光灭远山。”,诗人岑参的“寺南几千峰,峰翠青可掬。”也道尽了它景致最佳处。华严寺周围的自然景色,虽不是佛经中描述的华严世界,却也是人间的华严净土。

一、诸教圆融:鲜演与辽代华严学的阐释

图片 1

辽代,至辽圣宗、兴宗与道宗三朝,120年间,既是辽代全盛时期,更是北方佛教最重要的推展时期。如圣宗朝佛教寺院的兴建与房山石经的续刻,兴宗自受菩萨戒,道宗则以一代佛教帝王而著称。辽代佛教重视藏经的刊刻,契丹大藏经与宋代蜀板大藏经并著于世,辽代北方佛教进入全盛时期。

华严宗祖庭华严寺简介

就华严教学而言,辽代佛教中华严学阐释的一大特征是重视清凉澄观的《华严经疏演义钞》。其中,沙门鲜演为辽代华严学阐释的代表学僧。

华严祖庭

鲜演,深受道宗宠遇,赐号“圆通悟理”。佛教撰著,计有《华严经谈玄抉择》、《仁王护国经融通疏》等9种。《华严经谈玄抉择》6卷是鲜演阐释华严学的主要作品。属鲜演弘法盛年所成之作。

华严祖庭华严寺创建于隋唐之际,五代祖师在此处根据佛说《大方广佛华严经》,创立了一个修学宗门,即华严宗。《华严经》是释迦世尊在菩提道场成佛后,向文殊、普贤和诸大菩萨讲述佛在果位所内证的境界和佛在因位修菩萨行的经过,皆从大乘的境、行、果在说。玄奘法师特将此经列为瑜伽学的主要宝典,其他宗门亦复如是。可见此经在诸经中的重要位置。

《谈玄抉择》作为一部讲解华严义学的疏释作品,其主要内容是将唐代华严禅师清凉澄观《华严经疏》、《华严经疏钞玄谈》及其自疏自钞的《华严经疏演义钞》的一些重要语句,加以进一步的阐释,鲜演自述其修学经历,结合当时禅修学的具体实际,随解随记而成,在文字上浅显易懂,针对当时佛教修学的种种现状,强调诸宗融通会解,特别是禅教兼修,不可偏废。

古代华严学者,能够以华严经所言的法界缘起,从而悟入由理法界和事法界所显示的一真法界,具有理事法界无碍和事事法界无碍的无尽缘起,若学人通达了此义,即可“以少方便述证菩提”。

鲜演阐释澄观所告诫的“执法”与“执禅”二种偏执修行观。指出双破这二种偏执的现实重要性。强调“事理双修,依本智而求佛智”的修行旨趣,即凡心而见佛心,即事妄而见理真。

华严五祖

《谈玄抉择》基于华严圆修教门,着重辨析了理事真妄之关系,以对冶当时佛教界修行中所出现的种种弊端,因此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为更有效地澄清当时佛教界修行误区,鲜演同样积极运用天台义学,注重从华严圆教立场收摄法相唯识学的基本义理。

初祖杜顺和尚,长安京城人,早在隋开皇五年(585),就在此研修和倡导华严思想,以其高深学识和为人师表,深得唐太宗尊敬,世称帝心尊者。著有《华严法界观门》,《华严五教止观》等,提出了“四法界”和“三观”等,为后来依华严立宗奠定了理论基础;

辽宋时期,弘阐天台教学的中心地区主要集中于北宋江南地区,而法相唯识学虽在北地修学者不少,但未能占据主导地位。在辽代地区的佛教修学者,多属于禅修一系。因此,华严教学与禅修的关系问题,始终是鲜演阐释华严义理的背景性问题。

图片 2

二、华严与密教的会通:觉苑与道的华严密教融通论

华严宗祖庭华严寺简介

华严思想与密教修仪的结合,在辽宋佛教发展过程有着颇引人注目的表现。

二祖智俨法师,甘肃天水人,追随杜顺参学法界观,早年住至相寺,世称“至相大师”。著有《搜玄记》、《华严一乘十玄门》、《孔目章》、《华严五十要问答》等论著,提出十玄和五教一起,是确立华严判教的根本。在华严学中,六相、十玄、性起、别教一乘等都是非常重要的思想,这些思想也都为后来的华严三祖法藏法师所继承,对后世的华严学者起着指导性的作用。

华严四祖清凉澄观在唐代宗时期主持五台山大华严寺,使之成为华严宗的根本道场。五台山逐渐成为华严与密教交涉的核心区域。

图片 3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澳门新萄京最大平台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