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听到阿比林叫他的名字,  这些就是爱德华穿越那蔚蓝的大海的上空时问自己的问题

  我的怀表,他想,我需要它。

几个小时过去了,几天过去了,几周过去了,然后几个月过去了。

  远在他的上面,阿比林乘坐的那海轮正无忧无虑地航行着,爱德华终于脸朝下地沉到了海底。在海底,他的头埋在泥淖里,他第一次实实在在地体验到了忐忑不安。

“我要把他带回家给内莉。让她把他修整修整,收拾好了,送给某个孩子。”

  这些就是爱德华穿越那蔚蓝的大海的上空时问自己的问题。太阳高照,爱德华听见阿比林好像从很遥远的地方在呼唤着他的名字。

老人小心翼翼地把爱德华安置在一个板条箱上,让他坐正了,可以看到大海。爱德华很感激这小小的礼貌姿势,但是他发自内心的厌恶大海,更希望永远不要再看到大海才好呢。

  他沉啊、沉啊,一直在下沉。他自始至终都让他的眼睛睁着。不是因为他勇敢,而是因为他别无选择。他的画上去的眼睛目睹了海水由蓝变绿再由绿变蓝。眼看着那海水最终变得像黑夜一样漆黑。

她站在轮船甲板上,一只手抓着围栏,另一只手里有一盏灯—–不,是一个火球—–不,爱德华意识到阿比林攥在手里的是他的金怀表;她把它举得高高的,它反射了太阳光。

  后来阿比林从他的视线中消失了。那小兔子入水时是那样有力,以致他的帽子从他的头上被掀掉了。

注:原文出处为英文原版,作者为KateDiCamilo,出版社为 Candlewick Press

  当他在空中身子抱成一团翻滚时,他设法再看阿比林最后一眼。她正站在轮船的甲板上,一只手抓住栏杆。她的另一只手里提着一盏灯笼——不,那是一个火球——不,爱德华意识到,阿比林手里拿着的是他的金怀表;她把它高高举起,它正反射着阳光。

回来?多么愚蠢的叫嚷,爱德华想。

  “爱德——华,”她叫道,“回来吧!”

一只瓷兔子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死去?

  爱德华还在不住地下沉。他对自己说道,如果我会淹死的话,现在应该已经淹死了。

事实上,爱德华·杜兰是如此幸福,因为终于又回到活人的世界了,所以他并没有因为被叫做“它”而生气。

  这正好回答了那个问题,当爱德华看着那帽子迎风飘舞时他这样想。

第六章

  爱德华·图雷恩感到了恐惧。

“看上去像某种玩具,”花白头发的老人说。他弯下腰捡起爱德华。拿着他的前爪,端详着他。“我猜是一只兔子。它有胡须。还有兔子耳朵,或者至少是兔子耳朵的轮廓。”

  我的帽子还戴在我的头上吗?

返回海岸的路上,爱德华感觉到阳光晒在自己脸上,风吹过他耳朵上仅剩的一点毛,然后某种东西填满了他的胸腔,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回来?这样叫显然是荒唐的,爱德华在想。

“本译文仅供个人研习、欣赏语言之用,谢绝任何转载及用于任何商业用途。本译文所涉法律后果均由本人承担。本人同意简书平台在接获有关著作权人的通知后,删除文章。”

  后来他开始下沉了。

光线太亮刺得爱德华很难看清东西。不过最后光线外还是显现出形体,然后是脸。爱德华这才发现两个人正看着他。一个年轻,一个年老。

  一只瓷兔子怎么会死呢?

第七章

  一只瓷兔子会淹死呢?

一只瓷兔子会淹死吗?

然后他开始下沉。

他也想到了那个被变成疣猪的美丽公主的命运。无为什么她会变成疣猪呢?因为那个丑恶的女巫把她变成了疣猪——这就是原因。

因为实在没有更好的事可做了,爱德华开始思考。他想到了星星。他还记得从他床边窗户里看到的它们的样子。

“爱德华,”她叫着,“你回来。”

在他跌落时,从头到脚划过空气,他还能来得及看到阿比林最后一眼。

我的帽子还在头上吗?

他很开心自己还活着。

“看看这只兔子,”老人说,“它似乎很享受这趟旅行,对吧?”

他很奇怪,是什么让它们如此闪亮呢?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它们也依然闪亮吗?在我的生命中,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离星星这么远。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澳门新萄京app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